内容标题30

  • <tr id='1XVeuF'><strong id='1XVeuF'></strong><small id='1XVeuF'></small><button id='1XVeuF'></button><li id='1XVeuF'><noscript id='1XVeuF'><big id='1XVeuF'></big><dt id='1XVeu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XVeuF'><option id='1XVeuF'><table id='1XVeuF'><blockquote id='1XVeuF'><tbody id='1XVeu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XVeuF'></u><kbd id='1XVeuF'><kbd id='1XVeu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XVeuF'><strong id='1XVeu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XVeu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XVeu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XVeu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XVeuF'><em id='1XVeuF'></em><td id='1XVeuF'><div id='1XVeu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XVeuF'><big id='1XVeuF'><big id='1XVeuF'></big><legend id='1XVeu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XVeuF'><div id='1XVeuF'><ins id='1XVeu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XVeu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XVeu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XVeuF'><q id='1XVeuF'><noscript id='1XVeuF'></noscript><dt id='1XVeu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XVeuF'><i id='1XVeuF'></i>

                《科学》重磅:科学家发明神奇小分子,能消除肿瘤的免疫抑制性,还能提升T细胞抗癌效︻果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9-11-12

                癌症免疫治疗又取得重大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这一次,让免疫治疗飞的是一个小分子化合物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约翰霍普金斯大学∮医学院Jonathan D. Powell团队,在顶级期刊《科学》杂志发表重要研究√成果[1]

                他们发现,阻断谷氨酰胺代谢的小分子化合物JHU083,能搅乱肿瘤的代谢,让肿瘤的瓦博格效应瘫痪,逆转肿瘤●微环境的缺氧、多酸和缺营养状态,解除肿瘤微环境的免疫抑制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这个小分子还能重编程T细胞的代谢方式,直接(是的,是直接,不需要肿瘤的刺激)激活T细胞,让T细胞的寿命更长,促进记忆T细胞的形成。

                Jonathan D. Powell(右,图源: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)

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说,JHU083兼具破坏肿瘤微环境和激活免疫系统的功能。说的再明白点儿,JHU083既能破除肿瘤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耐药性,又能靠自身实力激活T细胞杀死癌细胞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认为,这个研究暴露了▓癌细胞和T细胞在代谢可塑性上,存在一种不为人知的巨大差异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还给这个治疗方法取了个洋气的名字“代谢检查点”抑制剂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么这个代谢检查点抑制剂是如何诞生的?抗癌效果如何?背后又有什么神奇的机制呢?

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咱们就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唠。

                ▲ 论文首页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肿瘤是个邪恶的城堡,那么微环〓境就是它的护城河。

                低氧、酸性,还缺少营养物质的肿瘤微环境,对肿瘤来说是个逍遥自在的法外之地,对于免疫细胞来说却是个九死一生的不毛之地[23]

                免疫治疗对很多患者无效,肿瘤微环境“功不可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而肿瘤微环境的形成,有赖于肿瘤特殊的代谢方式,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“瓦博格效应 ”[4]

                用一句话总结的话,那就是:肿瘤特殊的代谢方式,塑造了促进肿瘤生长,且能抑制免疫系统的肿瘤微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要想消灭肿瘤,瞄准肿瘤的代谢是一个重要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方法应该从瓦博格发现肿瘤代谢异常没多久之后,就有科学家想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科学家注意到,由于在肿瘤中葡萄糖是通过糖酵解的方式代谢成乳酸,因此谷氨酰胺可以促进三羧酸循环[56],生成代谢中间体,用以合成脂质、蛋白质和核酸等对细胞生长和增殖至关重要的物质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很多科学家就推测,阻断谷氨酰胺代谢,说不定就能抑制肿瘤的生长,甚至能「够解除肿瘤对免疫系统的压制。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搞定谷氨酰胺酶,遗憾的是效果不太行[78]。因为一直在进化的肿瘤,总会绕过这个靶点,很容易就耐药。

                唯一的办法就是全面阻断谷氨酰胺代谢,也就是同时抑制多种与谷氨酰胺代谢有关的酶,DON6-Diazo-5-oxo-L-norleucine)就是这样一个化合物[9]

                遗憾的是,虽然DON确实展现出了非凡的抗肿瘤效果,但是它的毒性也大到难以承受[10-12],毕竟肿瘤的代谢方式和正常细胞很多地方是一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DON长这样

                为了避免DON的全身毒性,Powell团队给DON做了一些改造,把它变成一种前药。这个前药需要进入肿瘤微环境,经过特殊酶的处理,才能变回DON,这样就能降低谷氨酰胺代谢途径抑制剂的毒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此一来JHU083就诞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JHU083长这样

                从理论上讲,这个设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那JHU083的抗癌效果究竟如何呢?真没有毒副作用吗?

                Powell团队在结肠癌MC38、淋巴瘤EL-4、结肠癌CT26和黑色素瘤B16这四个癌细胞系中,做了深入▓研究。在小鼠身上分别接种4种癌细胞之后,注射JHU083抗癌效果良好,所有类型的小鼠存活率都显著提高。而且抗癌效果还非常持久(请默默记※住)。

                通过代谢分析,研究人员发现,谷氨酰胺代谢抑制剂JHU083抑制了葡萄糖通过三羧酸循环和糖酵解等方式代谢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仅是正常的代⊙谢乱了,肿瘤依赖的“瓦博格效应居然也瘫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随之而来的是,肿瘤内的谷氨酰胺和葡萄糖含量显著上升,肿瘤的缺氧状态也显著改善了。JHU083不仅切断了肿瘤的能量,还改造了肿瘤微环境,把不毛之地,变成了富庶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JHU083处理后,肿瘤微环境变好了

                既然JHU083改善了肿瘤微环境,研究人员第一个想到的应用自然就是:联合免疫治疗啊!!

                从上面的结果看来,JHU083肯定能提升免疫治疗效果,说不定还能解除肿瘤对免疫治疗的耐药。

                研究人员毫不犹豫地选用了对PD-1抑制剂耐药的MC38

                不过这个时候,给药的方式让研究人员犹豫了一下。是一起给药,还是按照先用JHU083,再用PD-1抑制剂?毕竟T细胞的代谢过程也与癌细胞相通呀[13]。搞不好,PD-1抑制剂好不容易拯救的T细胞,又被JHU083整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他们把两种给药方式都试了。你猜结果如何。

                让研究人员大吃一惊。

               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JHU083PD-1抑制▆剂同时给药效果最好。原本对PD-1抑制剂完全没反应的MC38,在JHU083PD-1抑制■剂同时使用时,接种MC38的小鼠完全缓解率接近100%

                JHU083+PD-1抑制剂效果不错

                这个结果让研究人员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,虽然谷氨酰胺代谢会促进淋巴ㄨ细胞的增殖,以及增强淋巴细胞的活性;但是现在看来,抑制谷氨酰胺代谢,不仅不会对免疫细胞有负面作用,反而可以增强免疫细胞的功能。再结合前面发现的JHU083单药治疗会让小鼠获得持久的抗肿瘤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上种种都暗示,JHU083可能还是个免疫治疗药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研究人员很快就→在小鼠体内证实了这一点。而且,JHU083单药的抗肿瘤活性完全依赖于CD8+ T细胞。也就是说,JHU083仅通过影响肿瘤和T细胞的代谢,增强了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JHU083靠的是CD8+ T

                那么JHU083究竟让CD8+ T细胞发生了哪些变化呢?

                首先,Powell团队证实,JHU083治疗之后,肿瘤中CD8+ T细胞浸润增加,这应该是肿瘤微环境改善后的结果。而且,这些肿瘤浸润T细胞中,有抗原特异性的占比较多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,他们分别从接受JHU083治疗和没有接受JHU083治疗的小鼠体内分离出CD8+ 肿瘤浸润T细胞。然后做了RNA测序。发现二者之间,有4313个基因的表达存在显著差异。

                仔细一分析,很容易就发现,接受JHU083治疗的小鼠,CD8+ 肿瘤浸润T细胞的转录组表现出,增殖能力增强、抗癌活性□增强、不耗竭等特点。还有PD-1LAG-3这俩免疫检查点双阳性的T细胞比例低,IFNγ升高、颗粒酶BIL-2等抗癌物质升高等特点。此外,研究人员还观察到,与长寿记忆T细胞相关的基因表达升高,与凋亡有关的基因表达显著降低。

                更让研究人员意外的是,即使在没有肿瘤细胞存在的情况下,JHU083也会激活T细胞发生上述大部分反应。竟然也不依赖于肿瘤细胞的刺激,真是完全独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JHU083处理后,各种指标改善很明显↓

                以上的研究成果其实已经很激动人心了。毕竟是发现了一个能同时破坏肿瘤微环境,增强T细胞抗癌效果的药物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,看到以上的研究成果,一个更大的疑问萦绕在研究人员的脑海。

                JHU083发挥做用的方式就是影响代』谢,那么它对癌细胞和T细胞的影响为啥差别那么大呢?

               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研究人员做了超级⌒ 复杂的实验。要把实验过程说清楚,我怕还得2000字,所以此处就省略研究过程,只说结论。

                结论就是,对于癌细胞而言,糖酵解、氧化磷酸化和谷氨酰胺代谢之间的依赖关系,严重缺乏可塑性,只要一处▽乱了,就彻底完了。这是不是有点儿像黑帮,一处乱了,就彻底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T细胞≡就不一样了,它的代谢可塑性非常强。谷氨酰胺代谢被阻断之后,立马会发生适应性代谢重编程,进而增强生存、增殖和抗癌技能。


                参考资料:

                [1].Robert D. Leone, Liang Zhao, Judson M.Englert, et al. Glutamine blockade induces divergent metabolic programs toovercome tumor immune evasion[J]. Science, 2019.

                [2].Zhao E, Maj T, Kryczek I, et al. Cancermediates effector T cell dysfunction by targeting microRNAs and EZH2 viaglycolysis restriction[J]. Nature immunology, 2016, 17(1): 95.

                [3].Chang C H, Qiu J, O’Sullivan D, et al.Metabolic competition in the tumor microenvironment is a driver of cancerprogression[J]. Cell, 2015, 162(6): 1229-1241.

                [4].Vander Heiden M G, Cantley L C,Thompson C B. Understanding the Warburg effect: the metabolic requirements ofcell proliferation[J]. science, 2009, 324(5930): 1029-1033.

                [5].Pavlova N N, Thompson C B. The emerginghallmarks of cancer metabolism[J]. Cell metabolism, 2016, 23(1): 27-47.

                [6].Altman B J, Stine Z E, Dang C V. FromKrebs to clinic: glutamine metabolism to cancer therapy[J]. Nature ReviewsCancer, 2016, 16(10): 619.

                [7].Davidson S M, Papagiannakopoulos T,Olenchock B A, et al. Environment impacts the metabolic dependencies ofRas-driven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[J]. Cell metabolism, 2016, 23(3):517-528.

                [8].Gross M, Chen J, Englert J, et al.Glutaminase inhibition with CB-839 enhances anti-tumor activity of PD-1 andPD-L1 antibodies by overcoming a metabolic checkpoint blocking T cellactivation[C]//Cancer Research. 615 CHESTNUT ST, 17TH FLOOR, PHILADELPHIA, PA19106-4404 USA: AMER ASSOC CANCER RESEARCH, 2016, 76.

                [9].Pinkus L M. [45] Glutamine bindingsites[M]//Methods in enzymology. Academic Press, 1977, 46: 414-427.

                [10].Lemberg K M, Vornov J J, Rais R, etal. We're not “DON” yet: optimal dosing and prodrug delivery of6-Diazo-5-oxo-L-norleucine[J]. Molecular cancer therapeutics, 2018, 17(9):1824-1832.

                [11].Lynch G, Kemeny N, Casper E. Phase IIevaluation of DON (6-diazo-5-oxo-L-norleucine)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colorectal carcinoma[J].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, 1982, 5(5):541-543.

                [12].Earhart R H, Amato D J, Chang A Y C,et al. Phase II trial of 6-diazo-5-oxo-L-norleucine versus aclacinomycin-A inadvanced sarcomas and mesotheliomas[J]. Investigational new drugs, 1990, 8(1):113-119.

                [13].Frauwirth K A, Riley J L, Harris M H,et al. The CD28 signaling pathway regulates glucose metabolism[J]. Immunity,2002, 16(6): 769-777.

                (来源于: 奇点糕 奇点网)